猫咪最新官网地址下载

*** 原本是打算过来试婚纱的,这下可好,得知如此惊天大秘密,陆漫漫然没了心思,直接将乔晚晚带到了街边的咖啡店,打算好好审问清楚。

服务员端上来一杯黑咖啡和一杯白开水,陆漫漫摸了摸水杯,抬头道:“太凉了,稍微再热点,我了要温水。”

服务员暗搓搓给了个白眼儿,来咖啡店不喝咖啡,非要喝什么温开水,算什么名堂?

“漫漫”

“晚晚啊,看来你还真是没把我当自己人,怀孕这么重要的事情,你居然不告诉我?”

陆漫漫叹气,眼神依然打量着她的嫂子,语气却变得语重心长:“这孩子,一定是得生下来的,可你自己呢?你有为你自己的将来想过吗?”

“那会儿,刚传出我大哥隐婚的消息,我是真心为他高兴,我也想着,指不定哪天啊,你当真给我们陆家生一个大胖孙子,可是”

乔晚晚浅浅笑着,手指轻轻交缠,羞涩的表情不言而喻:“漫漫,不怕你笑话,其实我刚知道的时候,我都吓哭了,我从来没想过,我才二十岁就要生孩子了。”

“不过,你大哥会陪着我的,他要我别胡思乱想,反正有他在,我好像也没那么害怕了。”

陆漫漫挑唇轻笑:“他一个大男人,他懂个屁?十月怀胎的人是你,受苦遭罪的人也是你!”“晚晚啊,其实从优生优育的角度来,女人最佳的生育年龄是二十五岁左右,如果孕妇年龄太对于分娩是会有一定危险性的。你才刚满二十岁,你自己的身体也在生长发育中,等胎儿越来越大,他越

发吸收你的营养,你孕后期或许会很吃力。”

“漫漫,你是不是夸张了呀?没这么严重吧?以前那会儿,女人不都十来岁就生孩子吗?而且我妈妈当初也是十八岁就生的我。”

早安呆萌姑娘清透小嘴复古风私房写真

现在这社会,二十岁就生孩子的女人,的确是不多,可也不是没有。

这些日子,她也总是在给自己心里安慰,这条意外的生命,不定是妈妈送给她的礼物,是妈妈在天之灵对她和陆湛深的祝福。

陆漫漫抿抿嘴角,双手托腮,表情很是认真:“其实我要做姑姑了,我心里也高兴啊,我爸爸要是知道了,那就更别提了,指不定乐成什么样呢?可是晚晚,现实的问题就摆在那儿,你没有想过吗?”

“什么问题?”

“你现在大三,你又怀孕了,你是打算继续念着?还是先办理休学?”

乔晚晚的表情有些许纠结:“明天就考试了,先考完试吧,至于别的,别的再吧,你大哥也没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样。”“晚晚啊,我这样,你可别生气。大学是你自己在念,孩子是靠着自己十月怀胎,你的将来你的未来,那也都是你自己的。我大哥的确是你的丈夫,我能理解你依赖他,你信任他,可是你的人生并不应该

等着他来做决定,你自己难道没有任何想法吗?”

眉眼微垂,乔晚晚端起水杯抿了一,漫漫的一番话,不由得让她内心平添了沉重感。

从认识到现在,也不过是一百多个日子,可是逐渐的,越发的,陆湛深已经成为了她的部。

尤其是怀有身孕之后,对于他的依赖愈来愈深,犹如水之于鱼儿,犹如天空之于鸟儿,犹如阳光之于花朵。

而她自己,她的内心,她的想法好似,什么都没有,她或许,正在渐渐地丢失自己。

“漫漫,我不像你那么有本事,你考得上医科大学,你是一名优秀的医生。而我努力念大学,只是希望考试别再挂科,只是希望可以顺利毕业,只是希望别给你大哥丢人,那样,也就够了。”

“大学我还是会继续念,等十个月以后,我应该还来得及毕业。”心里头默默叹气,陆漫漫半开玩笑地:“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,我的嫂嫂尽然有这么重的奴性思维?什么叫给我大哥丢人?你是他的老婆,是他心甘情愿娶回家的老婆,学习成绩不好怎么了?那有什

么可丢人的啊?”

“还有啊,你以为生孩子是母鸡下蛋呢?你不用坐月子吗?不用产后调养吗?等孩子生下来,有你忙活的,哪儿还顾得了大学啊?”

“是吗?”

“原本我还想着让你当我伴娘呢,所以特地找你一起去婚纱馆,但是现在看来肯定是不行了。”

“伴娘?”乔晚晚惊讶,“漫漫,你想我当你伴娘?可是我都结婚了,还有了孩子,我以前听人,结过婚的女人是不可以做伴娘的。”

“我可不管那些封建思想,我想找谁当伴娘,我就找谁。算了晚晚,我另外再找人吧,你现在孕初期,不能太劳累也不适合穿高跟鞋。”

离开咖啡店,陆漫漫将乔晚晚送回檀香苑,时间还早,便跟着一道进去坐了会儿。

“刘婶啊,晚晚现在怀孕了,你在饮食方面可得费心了,注意荤素搭配,营养得当。”

刘阿姨笑着回道:“漫漫姐您就放心吧,这些事情先生早就交代过我了,只是太太孕吐反应来得挺早,正愁没胃呢。”

“孕吐啊?”这两个字,陆漫漫已是习以为常,轻松笑道,“没事儿,吃了吐,那就吐了再吃呗。”

“瞧您这话的,您好歹是妇科医生,难道就没点办法吗?”

“刘婶,可不就没办法吗?这孕吐啊,是靠孕妇的意志力挺过去的,还真是没法子呀。”“晚晚啊,你真要怪,就该怪那个让你怀孕的男人!来去,都是我大哥不好,你年纪的,怎么能让你怀孕呢?还安期呢?这种鬼话都得出,男人在床上的那些话,你怎么能真信呢?我看他

是顾着自个儿一时爽快,成心坑你呢!”坑出一条活生生的人命来!着话,陆漫漫突然觉着不对劲,一转头,陆湛深不声不响地站在那儿。***